接触的人比较单一

2021-05-22 08:29

“时下年轻人太过浮躁,学茶、参禅是修炼心性的好方式。”徐义告诉记者,经过长期的走访观察发现,重庆纯茶艺的氛围还并不浓厚。畅想未来,徐义称,会坚持将纯粹的茶艺发扬下去,因为“安静不是刻意地去标榜什么,而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做自己想做的事一直是我想要的生活。”家庭事业双丰收的徐义理应与很多都市白领一样,过着朝九晚五,穿梭于城市之中的生活,但徐义偏偏另辟蹊径,于一个月前辞掉了年薪10余万的高薪工作,在闹市中寻得一隅,守着一座茶楼,过起了半隐居的日子。

识茶、选茶、泡茶……经过一个月的学习,徐义称,通过学茶艺,“接触面广了,生活看似单调,但其实更充实。”在学艺的同时,她开始慢慢享受这样的“慢生活”。面对朋友之间关于她“提前退休”的玩笑,徐义莞尔一笑,“事情总会有两面性,我能学到一项技能,就是值得的。”

“很多人不理解我为什么选择辞掉工作,在这里学习茶艺。”8日,依旧人流如织的重庆磁器口景区内,今年25岁的徐义坐在二层吊脚楼里为客人斟上一杯杯热茶,畅聊古今。

“女生们都有一个咖啡馆情结,但真正做起来才知道不容易。”徐义告诉记者,之前自己从事的行业是医疗市场,接触的人比较单一,自己真正开始接触茶艺,并喜欢上茶艺工作是在2013年,出差四川广安时,一家古典且毫无商业气息的茶室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回到重庆后,徐义开始在城市各个角落寻找类似的茶室。

“重庆大部分茶楼都设有娱乐室,但你看这里,没有无线没有喧嚣,只喝茶。”语毕,徐义带领记者参观起学艺的茶室,画有满壁牡丹的楼梯,含苞欲放的含笑花甫入眼帘,一池莲塘伴有金鱼摇曳,架上蜿蜒的葡萄藤已然结出果实,文鸟与夏蝉共鸣,游客放佛走进一个鸟语花香的世界。

不理解徐义的还有她的家人,每天磁器口与家两点一线,坐轻轨上班需要一个半小时,晚上回到家时往往是夜深时分,面对家人的心疼和质疑,徐义笑着说,“日子终归会越来越好的,他们会有理解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