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危机催生改革

2021-07-20 22:17

这位负责人说,信贷提速显示投资信心正在加快恢复,而金融改革是个综合性、系统性的工程,各项工作都在稳步推进,金改成效的释放也需要一个过程。

温州金融办负责人表示,说温州金改未能突破民资银行以及村镇银行主发起人的局限还为时过早。温州已将推动符合条件的民企、自然人发起设立村镇银行试点,推动优秀的小额贷款公司转制为村镇银行试点作为两大项目写入金改的实施方案。同时,温州方面已开始对符合条件的民营企业进行初步筛选,着手推进。

他认为,从短期来看,目前推进利率完全市场化的时机还不够理想,主要是物价形势不稳定,尤其是近几年投放的超量货币所蕴藏的推动物价上涨的势能尚未完全释放。”

今年3月末,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点获批。这场由危机催生的改革,在近6个月时间内,已进行了民间借贷登记中心、金融法庭等多项尝试。近日,温州市金融办负责人在接受记者书面采访时表示,“金改”在取得成效的同时,也遇到了一些困难,因民间金融风波余音未消,金改的成效释放也还尚需过程,他同时回应了温州民资进入银行业受阻、利率未能实现市场化改革等质疑。

除民间借贷登记中心外,温州另有金融改革广场、金融法庭等系列创举,但数月来,仍有许多企业主抱怨感受不到金改的意义。

他认为,“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的设立,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危机催生改革”。“温州将始终坚持服务实体经济的本质要求、规范发展民间金融、解决中小企业融资的改革重点、积极防范化解风险的永恒主题。”(完)

现行政策规定小额贷款公司转制成村镇银行时,主发起人必须为银行金融机构而非民企和自然人,外界对温州对此未能突破,同时也未能实现利率市场化改革而质疑温州金改的价值。

温州乐清船舶企业负责人张鑫(化名)表示,焦点问题仍然是贷款难,政府和银行达不成共识。张鑫的公司今年被银行方面抽资近五六千万,“现在是撑着,确实碰到了困难。”

对此,温州金融办认为这也是目前温州金改的困境。去年温州民间金融风波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使得目前企业资金链依然紧张,银行信贷风险难以得到根本缓解。

但据介绍,目前温州信贷投放已开始提速,5-7月的贷款投放量占1-7月贷款总投放量的65.1%,月平均贷款增量达到89.8亿元。

他强调金改的目的并非单纯的让民资进入银行而已,也不是为了办某个金融机构,改革主要目的是建立与温州民营经济发展相适应的地方金融组织体系。

这位负责人表示,温州的“金改”目前已取得一定成效。作为温州“金改”标志之一的民间借贷登记中心4月26日揭牌营业,至9月4日,在中心登记的借贷需求共2153笔23.54亿元,撮合成交的共372笔1.42亿元,撮合成交的金额占登记的出借总额15%左右。这是温州民间金融阳光化运作的重大举措,温州金融办已完成了登记服务中心扩面的方案,登记中心有望在温州11个县(市、区)设立。

但从中期来看,放开利率管制的条件要好于前些年,主要是因为汇率、土地成本、人员工资等已经经历了一轮较快增长,目前涨幅逐渐趋稳。同时,我国经济逐渐步入调整周期,去产能化将带来主要生产要素价格的稳定甚至下降。

目前,广东、上海等地在继温州之后也纷纷打响金改战役。温州金融办负责人表示,温州金融改革试点是围绕解决“两多两难”(民间资金多,投资难;中小企业多,融资难)问题展开推进,要走出一条有温州特色的金融改革路子。

他认为,目前还不是利率市场化的最好时机,但温州“金改”将通过建立民间利率的监测体系为全国利率市场化工作提供经济决策参考。

而对“利率市场化”一事,这位负责人认为,利率市场化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全国一盘棋,它的推进需要把握好时机,必须重点考虑企业的承受能力。“企业成本上升的和缓期才是存款利率放开的最佳时期。”